汽车> 评测>正文

他是车坛曹孟德,走进马尔乔内的多彩人生!

他是车坛曹孟德,走进马尔乔内的多彩人生!

据报道,2004年就任菲亚特集团总裁、2009年就任克莱斯勒首席执行官的杰出大师马尔乔内·塞尔吉奥因手术并发症去世,享年66岁。

马尔乔内·塞尔吉奥一直以其直言不讳的风格、独具匠心的态度以及对黑色毛衣的热爱而闻名于汽车界。

虽说他并没有“汽车人”之类的绰号,但他却为整个汽车行当留下了两笔宝贵的财富,他也永远活在其妻子以及他两个儿子的心中。

马尔乔内·塞尔吉奥于1952年的意大利出生,13岁时随家人移居加拿大。他拥有商务以及法律学位,精通意大利语、英语及法语三种语言。

不仅如此,他还是一名合格的注册会计师——事实上他早年的工作也正是一名执业会计师。

2003年,马尔乔内·塞尔吉奥作为独立董事加入了菲亚特集团董事会,在之后于2004年被任命为菲亚特汽车公司的首席执行官。

但鉴于他在汽车行当上缺乏经验,这次任命引起了一番大风浪,遭到了许多人的质疑。

由于他工作于瑞士总部的测试认证公司SGS,这使得菲亚特给予了他这一次机会。

在当时菲亚特汽车公司一直处于长期亏损的状态,并且在经受了前几任备受瞩目的首席执行官的“安排”之下,并不被大家看好。

但仅用了两年时间,马尔乔内·塞尔吉奥就使得公司恢复了盈利,而且将基于2004年款菲亚特 Trepiuno概念车的菲亚特 500推向于世。

菲亚特 500不仅仅是一个经典品牌的而回归,而且为当时的城市汽车款型中引入了一个较为高端的品牌。

考虑到菲亚特与同城竞争对手通用汽车的合作关系,这是一个格外有趣的进展。

这一合作可以追溯到2000年,在当时的菲亚特以及通用汽车两家公司试图分担开发成本,扭转它们在欧洲日渐衰落的现状。

作为交易的一部分,通用汽车持有菲亚特汽车公司20%的股份,同时菲亚特汽车公司也持有了通用汽车6.0%的股份。

作为联盟的一部分,菲亚特有一个选项,可以在2004年的1月至2009年的7月,在任何使得时间段迫使通用汽车收购这家意大利汽车制造商。

一直到2005年,对于持续亏损的菲亚特汽车公司来说,这似乎是一笔梦幻般的交易。

相对的,这对于通用汽车公司来说无疑是一笔可怕的交易。

在当时,通用汽车公司一直在努力制止Opel、Vauxhall以及Saab等系列款型的持续亏损,这笔交易可能会同时拖垮两批大漠跋涉的骆驼。

因此在当时通用汽车向菲亚特支付了壹佰贰拾亿左右人民币,作为交换移走菲亚特汽车公司的这笔烂账——虽说这是一大笔交易,但比起接盘整合一大块来自意大利的狗皮膏药来说,这笔交易总的来说还是划算的多。

马尔乔内·塞尔吉奥的第二次壮举源自于2007年的全球金融危机。尽管在当时所有的汽车制造商都经历了这段时期,但这此的危机对美国三大汽车制造商产生的打击尤其严重。

在当时它们过于以来大型SUV以及皮卡的生产。受到交易产生的拖累,通用汽车和戴姆勒克莱斯勒都申请了破产保护。

在当时当选的奥巴马政府、工会以及加拿大政府的支持下,通用汽车慢慢恢复了生气,成为了一家更加健康、仍然可以独立运营的汽车制造商。

作为三巨头中最小的一家,克莱斯勒需要大量的帮助——这也是菲亚特介入的最佳时机。菲亚特汽车公司承诺给予它平台以及工程技术,获得了克莱斯勒20%的股份——无需任何资金投入。

因此不久后,马尔乔内成功上位,得到了克莱斯勒首席执行官的头衔。

一直到2014年完成收购并组建菲亚特克莱斯勒之前,菲亚特一直持有克莱斯勒的股份。

由于11年的糟糕决策,克莱斯勒先是作为戴姆勒·克莱斯勒对等合并的与部分,然后在错误的管理之下,克莱斯勒的汽车一度被冠有质量低劣等系列代名词,其内饰部分可以说是从侏罗纪时代至今最差的汽车款型。

因此,马尔乔内为许多车型安排了仓促的重新设计与全新内饰,但直到2013年Dodge Dart以及Jeep Cherokee上市以及2014年Chryster 200上市之后,菲亚特才推出了收款基于菲亚特平台的新产品。

就像克莱斯勒在1988年收购美国汽车公司一样,菲亚特在此次主要的目标同样是Jeep。

考虑到从全球范围轿车、掀背车以及四轮车向跨界车转型的趋势,菲亚特·克莱斯勒在这一时机做出的选择可以说是格外出色的。

在马尔乔内和现任Jeep首席执行官、FCA代理首席官Mike Manley的领导下,这个美国越野品牌积极地瞄准了美国以外的市场,扩大了其产品范围,包括对城市较友好的Jeep Renegade以及 Grand Cherokee以外的所有车型。

自那以后,该公司的销售额从2009年月32万辆的销售额跃升至今年190万的销售总额。

由于菲亚特 200以及 菲亚特 Dart两款车的销售速度仍旧缓慢,并且严重依赖于激励措施,马尔乔内在2016年对两款车的生产进行了相应的裁减,并且将公司的研发资金和工厂空间挤出在了跨界车、皮卡以及豪华车上。

马尔乔内性格坦率,管理风格亲力亲为,因此他也难免受到批评。在2011年,他将美国政府称为“shyster”,这个词被犹太人视为高度贬损。因为它在克莱斯勒破产过程之中提供了高利息贷款。

与此同时他还批评了许多自己公司的产品,据报道他曾形容Jeep Commander(2010年停产)不适合人类消费。

马尔乔内在接受《汽车新闻》和其他媒体采访时表示,他的设计师们全都是“傻瓜”,把Jeep 200的失败归咎于倾斜的车顶以及后座乘客糟糕的进出口。

与几乎所有其他的汽车制造商不同,菲亚特·克莱斯勒一直对其未来计划保持非常坦率的态度——定期发布的五年计划与更新对其股东产生了良好的士气氛围。

但不幸的是,这家公司往往承诺过多,兑现不足。耗资庞大的Alfa Romeo的改造,本打算现如今就推出八款车型,到目前为止,我们只看到了Giulia轿车以及Stelvio跨界车的问世。

克莱斯勒承诺的100款小型车以及两款跨界车仍没有出现在克莱斯勒的产品线中,这使得该品牌成为了一家以人为本的公司。

Dodge将继续给它的后轮驱动性能的模型注入更多动力,但一个新的平台想要脱离母体仍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。

菲亚特已经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菲亚特 500和菲亚特 Panda的分支上,2015年Ferrari被分拆并部分在纽约证交所上市。

尽管过去几年利润丰厚,但该公司仍面临许多挑战。它的大多数汽车都依赖于2010年或是更早的基础款型,知道现在才开始涉足电气化的领域。

它的的一款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型克莱斯勒 Pacifica,已经于Waymo达成合作,这可能是它朝着正确方向卖出的第一步。

同样重要的问题,FCA在很大程度上仍依赖与Jeep以及RAM品牌。一旦我们进入了另一场全球性的经济衰退,或者说是消费者的口味重新转回传统车型,我们对这家公司的未来发展可以说是感到堪忧。

马尔乔内在2014年发表了题为《资本迷的自白》的演讲,承认公司成功具有不确定性。

考虑到该行业的高成本以及低利润率,他主张进一步的进行汽车行业的整合。

更进一步,他公开和私下的向通用汽车寻求合并——尽管这一切都无果而终,但有关收购的传言仍在继续,最近有传言长城或者现代有意对其进行收购。

在今年6月公司最新发布的五年计划内,马尔乔内告诉记者他们的做法会有所不同——即兴发挥、公开讨论、无所畏惧、始于谦逊。他们将永远保持一份汽车制造的初心,不会进行过渡的冒进。

汽车行业的领袖们纷纷在社交媒体上纪念马尔乔内的一生。

“汽车行业失去了一位真正的巨人,我们中的很多人也失去了一位密友。”戴姆勒掌门人Dieter Zetche在领英上发布了这么一条消息。

曾驳斥马尔乔内提议的通用汽车首席执行官Mary Barra在推特上表示,通用汽车公司像马尔乔内及其家人和朋友表示哀悼。

马尔乔内为汽车行当留下了非凡的遗产,菲亚特·克莱斯勒受到的是一笔巨大的损失。

马尔乔内是业内最受尊敬的领导者之一,他的创造力和大胆决定帮助克莱斯勒缓解了一次又一次的危机,使得菲亚特·克莱斯勒成为了一家盈利的全球制造商。

让我们以这么一句话总结马尔乔内的为人——“他卓越的领导力、坦率的为人以及对行业的热情值得被所有认识他的人所怀念。在这个艰难的时刻,我们为他的家人祈祷。”这源于福特汽车公司的董事长Bill Ford的一份声明。

愿天堂没有那么多加班!

汽车公众号

更多汽车资讯,涨知识赢好礼扫描二维码关注

热门推荐

最新发布

新品推荐

首页 返回顶部